光未

想写文,却没有笔(ಥ_ಥ)

有太太有兴趣领梗吗?

占logo抱歉。

脑海里有好几个梗,特别想看,但自己写不好。有太太有兴趣领梗吗?(・ิϖ・ิ)っ

1《一生》

  极端,既然我不能成为你的一生,那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一生。 
  
2《惊鸿一面》

  古风,构思大概是幼时一面,未忘。第二面时,为臣,为盗,互生情愫。第三面,家破人亡逃窜,金盆洗手隐居。

(《惊鸿一面》是首歌,建议听一听。我是听着歌想的,但是我不会写古风T^T)
  
3《疾》

   陈立农他生病了

  青年与人分手,初入偶练,与一个女生正结婚,与几个人出去旅行,表白一个人,中年领奖,年老等,结局死亡(病的过程,时间不同,场景不同,人物不一样,身份不一样。没有太过于强烈的时间要求,时间变换的规律就跟做梦一样。有被迫行动亦有自愿实现)

  cp:坤农,正农,all农(社会主义兄弟情),洋农,超富,橘农,异农,彬立
  (这个梗真的是我脑海中出现最惊艳的了)
  
4《我真的有精神病吗?》

         陈立农是个精神病患者,但是他不记得自己怎么进精神病院的。主治医生给他检查过之后摇了摇头,就放他出去生活了。

       他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住在这个不知道是谁的房子里。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一份儿工作,总之生活的下去。
  
        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或一时冲动向他表白,他都会把事情的顺序错乱或者语句错乱。说话他也觉得别人颠三倒四的(其实是思维混乱)。 这个是沙雕文的,但是我写不出来o(╯□╰)o

除了第三个我希望只局限于那些cp,其他三个cp自定。

看到这里有太太兴趣领梗吗?(ฅ>ω<*ฅ)
可私信我,算了,求私信我领梗

  
  
  

【all农】农农,他,分手了啊!?2

*大型OOC现场,半现实向。
  
*文笔渣,不喜勿喷
  
*all农,主彬立
  
  接上文:
  
  “嗯?小鬼,你这么快就回来惹?”
  
  陈立农看着眼前正在给自己戴眼镜的小鬼。
  
  “我今天下午就能回来了啊。好了,带好了!”
  
  小鬼看着刚睡醒,还在恍惚的陈立农脸上戴的正正好好的眼镜。有些骄傲的扬起了头。
  
  嗯?小鬼在骄傲什么?
  
  刚睡醒的陈立农表示有些不懂,迷茫的睁了睁眼睛。
  
  “好久没见了
     什么角色呢
     细心装扮着白色衬衫的
     袖扣是你送的
     尽量表现着
     像不在意的
     频繁暴露了自欺欺人者
     越掩饰越深刻
     ………”
  
  一旁的手机电话忽得响起来。
  
  陈立农听到电话铃声,忽然眼神涣散。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没有动,也不理会正在响的电话。
  
  这首歌……
  
  “农农,农农,怎么?不接电话吗?”
  
  小鬼看着一直响的手机,疑惑地问。但看见现在神情有些不对的陈立农。便自己起身去拿手机递给陈立农。
  
  “农农,电话!”
  
  “啊,喔,对,有电话ne!”
  
  陈立农还是有些恍惚的接过手机,看也没看联系人,便接通了。
  
  “农农,今天我的新戏就结束了,嗯,我正好有休息时间,我看你行程这几天都是空的,我们又都在北京,要不我们明天出去吃顿饭吧。”
  
  “…”
  
  “嗯?农农?”
  
  电话那头的郑锐彬有些不解,农农怎么这么沉默。
  
  “嗯!嗯!嗯!锐彬?我…明天吗?明天是中秋节ne?我回不去台湾那边,后天还有行程ne,诶。不过锐彬,你不回去吗?”
  
  陈立农回过神来,有些好奇的问。
  
  “回啊,我订的下午回广东的机票,中午去吃吧,我已经订好饭店了,很好吃的。”
  
  郑锐彬有些狡黠的笑了笑,因为了解陈立农,知道陈立农肯定会答应他的。
  
  “很好吃,好啊!…我后天行程好像也在广东ne,我还没订机票和酒店呢。锐彬,你知道广东那家酒店好吗?”
  
  陈立农有些呆萌的点了点头,决定了这次聚会。
  
  “酒店吗?嗯…我帮你订吧,还有机票的话,我帮你买吧。还有餐厅是XXXX,我在包厢52”
  
  郑锐彬听到陈立农也要去广东,眨了眨眼睛,到了一个好主意。
  
  “好啊,那,锐彬,明天见ne”
  
  “好,农农,明天见啊。”
  
  随着电话的挂断,一直坐在一旁的小鬼伸过头来,有些好奇
  
  “明天,fuvxh.你不和坤哥一起吗?fhbdk,明天他们都.ghnfh.会回来的啊。”
  
  “鬼哥,你能不能先把音响关惹!”
  
  陈立农有些哭笑不得的堵住耳朵。
  
  “好了,那明天?”
  
  “明天啊,我不是说要和锐彬吃饭?”
  
  陈立农疑惑地看着正在关音响的小鬼。
  
  “那,我们呢?额,我是说坤哥呢?你不陪他吗?”
  
  “坤坤啊,我们已经分手了啊”
  
  陈立农听到蔡徐坤,有些牵强地笑了笑,转身就上了楼。
  
  “10点了,鬼哥,我有些累,先回去休息了。晚安。”
  
  “那,对不起,晚安。”
  
  小鬼有些担心地看了看陈立农。转身拿出手机来就给各个成员通话。
  
  “喂,子异,你明天什么时候回来?…”
  
  “嘿,Justin,你赶明天上午能到吗?农农要出去跟锐彬一起吃饭呀!…”
  
  “喂,福西西在吗?坤坤他……和农农……”
  
  “彦俊你没睡啊?那,明天你几点的飞机…”
  
  “长靖,你不是说要减肥吗?你知道,农农最近发生什么吗?…”
  
  “正廷,还在练吗?明天几点才能回来啊?…”
  
  “嗯……坤,你明天会回来吗?”
  
  未完待续,还有下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写的超出了我的预算o(╯□╰)o,下估计一两天更完。
  
  

【all农】农农,他,分手了啊?

*大型OOC现场,半现实向

*文笔渣,不喜勿喷

*all农,主彬立

中秋诈尸(渣中带甜)

  
  陈立农分手了。
  
  与他的初恋蔡徐坤分手了。
  
  事情很简单啊,因为蔡徐坤不爱他了。
  
  这场不可明示的恋情本就是不允许的,只能是两个人短暂的放纵。
  
  身为偶像,两个人也非常有自知之明,除了公司要求营业之外,从不在大庭广众之下透露出一丝暧昧。
  
  两个人的行程又十分的繁忙,合体时间少,又经常见不上面,只能通过手机来表达感情。
   
  久而久之,蔡徐坤厌了,他告诉陈立农,他觉得自己的感情一点一点被时间消磨完了。
  
  至于事实是怎样,也无从了解。
  
  陈立农也是一个自尊心强,坚强,又聪明的人,他并没有过多的探究,只是询问了一下理由,后就果断的分手。
  
  不撒娇,不挽留,两人没有太多的感情就结束了这一次无疾而终的恋情。
  
  其实这场恋情,没有开头,在大厂的时候,不知从某个时候起,因为什么事。
  
  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变得开始暧昧不明,没有明确的摊牌,但也没有严格的拒绝。
  
  大厂里也有些人也时刻关注着他们两个人,了解某些事,但也不想去烦他们。
  
  出道以后,队友了解到他们现在这种关系,没有说些什么,也没有阻止些什么,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恋情的最终只有…分手。
  
  因为他们是偶像,他们也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是偶像,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还是不该做什么。
  
  他们从未做出越距的事情,即使是短暂的手指摩挲都是一阵欢喜,一个简简单单的晚安脸颊吻,都足以高兴一整天。
  
  但亲吻这种事,没有过。两人只知道这些简单的欢喜能维持许久都已经很好了。
  
  因为他们对爱从不贪心啊。
  
  不过又怎样呢?他们现在分手了。以后什么事情都敢做了,反正也只能是营业啊。可以无拘无束了,因为心中没有那种感情了啊。

  “Holle?农农…在吗?”
  
  经纪人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探出一个头。
  
  “啊?嗯,我在啊。”
  
  陈立农坐在客厅内的沙发上,从心思中出来,神情恍惚地回答道。
  
  “农农……你这样…没事吧?”
  
  “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呢?”
  
  陈立农甩了甩头,终于清醒了过来,才意识到自己给经纪人带来了一些困扰的想法。
  
  “真的没事,我很好ne,他们什么时候回来惹?”
  
  陈立农努力扬起微笑,装作没有事的样子,眼睛中仿佛有了往日的神采,但……
  
  “农农…你……别一直把自己锁着了,有什么事都跟我说一说吧。…他们快回来了,小鬼今天下午就能到喔。这几天跑行程很累叭,多注意休息,那,我这就走啦啊。”
  
  经纪人又轻轻的把门关上。瞬间这栋偌大的别墅内,又只剩下了陈立农一人。
  
  “诶!怎么又只剩下我一个人ne!”
  
  陈立农状似生气地瘫倒在沙发上,但心中却有一种仿佛得到安静的释放。
  
  慢慢地,陈立农睡着了。
  
  门外,小鬼看着别墅的大门,皱了皱眉,十分疑惑。
  
  农农,他不是回来了吗?怎么没开门啊?
  
  “咚咚”
  
  敲了两下,大门却开了,门其实并没有锁着,刚才经纪人只是虚掩了一下。
  
  小鬼探头探脑地走进门内,心想着农农呢?然后就看到了在沙发上睡着的陈立农。
  
  陈立农脸色并不是很好,也许是多日的行程,也许是自己的情感状况,他脸色十分苍白。
  
  “嗯?小鬼回来惹?”
  
  陈立农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揉了揉松醒的睡眼,眨眨眼睛,想努力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
  
  “嘿哟!我回来了,不过,农农你又忘戴眼镜了,眼镜就在旁边桌子上。”
  
  小鬼无奈的看了看刚睡醒的陈立农,拿起来一旁的眼镜就给他带上。
  
  未完待续。
   
  这一段可能显得有点儿莫名其妙,嗯,有些作铺垫的。不过今天下午或者明天还有一更叭。
  放心,这是小甜文(可能不是),本人文笔较烂。感情略显平淡,不过感情戏重点在下半段(・ิϖ・ิ)っ
 
  
  

[all农]同龄 番外

*私设
*重度OOC
*文笔渣,不喜勿入 
   
  尤长靖看着对面抱臂坐着一脸阴冷的林彦俊,冷气已经充斥了这个房间。
  
  “林彦俊,快把你的冷气收一收,这个房间太冷了。”尤长靖抱怨着
  
  “尤长胖,你怎么会来这边。”林彦俊依然是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质问

  一旁的陈立农终于看不下去两人对峙的样子了。
  
  “哎呀,彦俊,长靖是听子异出差一个月,他是过来陪我ne。”
  
  “为什么要他陪,我是你邻居唉”林彦俊小声地嘀咕道。
  
  “陈立农我也可以陪你,你们两个这样的态度真的很不OK唉。”
  
  “哼,林彦俊,农农想让我陪,你在这里吵什么?”尤长靖听完后得意的看了林彦俊一眼。
  
  “陈立农,我不管,你伤害了我的心,我需要你赔偿我。”林彦俊并没有理会得瑟的尤长靖,而是直接望向陈立农
  
  “好吧,彦俊你想要什么赔偿。”陈立农很无奈看着他们两个

         ……

  “好了,我要完了,拜”林彦俊索要完赔偿后,潇洒地转身回了自己家。
  
  尤长靖想到刚才那个画面,恨得牙痒痒,恨不得走出门打林彦俊一顿。但他忍住了冲动,默念着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
  
  “农农~我也要了啦”
  
  还没等陈立农同意,尤长靖就自顾自索要了赔偿。
  
  “农农,我会经常过来陪你的,再见”

        尤长靖给了陈立农一个飞吻,也出去了。
  
  唉!为什么好像嫖娼事后ne,不对,陈立农你想什么呢?

       不过陈立农摸着自己的脸,想不通两个人刚才奇怪的举动。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原因。
  
  两个人好像是吃对方醋惹?想要不输于对方,所以才每人亲了我一下吧。所以他们也是同性恋吗?
  
  不过从小一起长大,他们俩的关系的确挺好的。两个互相喜欢对方的人为什么要伤害我这个无辜的场外人员ne?
  
  我...不管惹,我一定要先撮合他们。毕竟打小一起玩ne,能撮合一对是一对。
  
  陈立农终于想通了为什么他们会这样。下定决心一定要撮合他们俩。
  
  尤长靖和林彦俊同时打了个寒颤,心里都认为是陈立农在想他。
  
  却不知道是陈立农真的在想着他们俩,而且还把他们俩刚才的真情流露当做是吃醋,还将他们的感情对象造成了误解。
  
  再次祝你们七夕节快乐!
        还有这个是番外,所以字数少,我文笔也不好,请不要嫌弃( •̀∀•́ )  

[all农]同龄3

*私设
*重度OOC
*文笔渣,不喜勿入
  
  陈立农一直有一个秘密。

       只有五个人知道。

        同居的子异,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彦俊长靖,他自己。

       以及…正坐在对面的初恋男友。
  
  蔡徐坤手支着下巴一脸兴趣看着面前多年不见的小男友。

        仔细地寻找他的变化。

  陈立农虽然被看得有些害羞,但也落落大方地在蔡徐坤对面坐了下来。

  两个人就静静地观察着对方,气氛逐渐安静下来。

       其中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服务生打破了这片独立形成的小空间。
  
  “请问两位需要点什么?这里是菜单。”

  “这个这个,这个,还有酒就不用上了,用牛奶替代,谢谢。”

  “好的,两位请稍等”

  陈立农闻言终于看几眼这个餐厅的装饰。

        但还没来得及多看几眼就被蔡徐坤的声音叫了回来。

  “真令人伤心,农农不叫你坤哥吗?”

  面前的人戏谑地开口,语气轻挑,却感觉带有一些撒娇的意味。

  “好了,坤坤。”

  陈立农一面霸道总裁样地看着,但立刻被从头顶来的巴掌打回了原形。

  “农农,想什么呢?快叫你坤哥!”

  “好惹啦,有点痛唉,不过坤哥,这家餐厅竟然卖牛奶ne”

  陈立农手揉了揉头顶,嘟嘟囔囔的。

  蔡徐坤起身先凑近轻轻地揉了揉陈立农头顶,又满脸笑意地回答。

  “我想也知道你一定喝不了太多酒,所以专门找了供应牛奶的餐厅”

  抬头想看陈立农有什么反应,却发现他的脸微红,看起来略微有些害羞。

  刚刚两个人之间的呼吸都可以接触到对方的肌肤,之间的空气太过于稀薄。

       陈立农还以为蔡徐坤会想以前一样要亲他,才半天没回过神。

  “怎么了?”

       陈立农!你不能这样,他只是你的前男友,你们已经分手了!你们现在只是朋友!

  “坤坤,我没事nei,谢谢你,专门找了一个仄样的餐厅。”

  …

  “好的,二位,我们马上把菜撤下去。”

  “谢谢,唉?农农你、、hhh”

  “坤坤,肿么惹?”

  蔡徐坤宠溺地笑了笑,抬手把陈立农鼻头上的牛奶泡拭去。

  “农农,你喝奶喝到鼻子上啦。”

  “杯子太大ne~”

  蔡徐坤想到刚才那个情景,一个非常呆萌的小兔子在喝奶,抱着跟他半个脸一样大的杯子在喝牛奶,结果沾到鼻头上,听到他笑,还眨了眨大眼睛,歪头疑惑。

  未完待续

  我想了想,因为今天七夕,所以还是把文发出来了,下一章是同龄番外
  
  我想写个小短篇,你们是更喜欢彬立还是异农?
  
  如果有评论的话,我可能会赶晚上之前再更一章同龄番外,正文或者是小短篇

  所以你们更倾向于哪一对cp,评论说出来,我可能会多更些这个cp的内容(ฅ>ω<*ฅ)
  
  还有文笔不好,看到这里谢谢你啦。
  
  也祝你七夕节快乐!七夕多上街逛一逛吧,肯定会有活动什么两杯半价之类的,这时候你就买个两杯就当对自己短暂的放肆。我的七夕和情人节就是这么过的( •̀∀•́ )
  
  
  
    
    

【all农】同龄3(预告)

*私设
*重度OOC
*文笔渣,不喜勿入

  王子异在那次游园之旅后,接到医院院长通知去国外学习一个月。
  
  他虽然与陈立农依依不舍的离别,但也早就做好打算,悄悄地叫尤长靖在他走后,经常过来公寓‘保护’陈立农,不让林彦俊有机可趁。

  虽然他什么都想好了,可是总有些意外发生,毕竟陈立农生活不可能一直是一成不变的,生活总要有点‘惊喜’才好玩。
  
  “农农~你要出去吗?我陪你。”尤长靖坐在沙发上,看着正准备出门的陈立农。

  “不ne,我有些私事。”陈立农看着手中握着的手机,想到刚才那通电话,神色不明。
  
  “外面有些冷啊,农农你要注意身体,出去玩的开心啊!”尤长靖担心的看着陈立农,自小跟他一起长大,细心地发现他今天的情绪隐约有些不对,但也知道他的性格,只好细心地嘱咐他。

  “好啦,长靖,我没有事,那我出门惹!”陈立农终于回过神,回头扬起一个微笑,想要安慰尤长靖,让他不用担心。

  至于这一章我下午发,这几天事多,马上又要开学了。所以很久没有登老福特,差点儿连密码也忘了,然后就是这章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出现。  
    

【all农】同龄2

*私设
*重度OOC
*文笔渣,不喜勿入
        这几日沉迷吸农忘记更了,在此对不起。以下正文:

  “农农,农农!今天我们音乐社终于来新人了!是个酷盖,叫王琳凯,嗯……听他说,你们以前认识?”

  Justin在陈立农一旁蹦蹦跳跳地分享着今天的喜事,说到新来的成员小鬼却慢慢地停下了雀跃的脚步,小心翼翼地询问起陈立农。

  然而过了一会,陈立农却还是静静地走在旁边思考着什么,并没有回话。

  “农农,农农?农农!”Justin用不同的声调呼唤了陈立农几次。

  “嗯?嗯!怎么啦?Justin,还有,你记得要叫我哥哥。”

        陈立农终于回魂应Justin一下后却又转头继续想事情。

  农农怎么了?魂不守舍的?难道他还是想范丞丞对他的表白?不应该啊?嗯,农农到底在想什么呢?

        Justin郁闷地走在一旁。

  就这样,两人一路静静地走回了小区。

  “农农再见!”

  “Justin,要叫哥哥,算了,再见!”

  陈立农拿钥匙开了门,关门以后,突然看见坐在沙发上整理保健品的王子异。

  “咦,子异你今天不值班nei~?”

  王子异转过头温柔地对一脸疑惑的陈立农笑了笑。
     “农农,我今天没有事,所以我就早早回家过来陪你了,我记得你今天下午也没有课吧。”

  陈立农被王子异忽然散发的魅力迷的捂住了脸

     “子异,你回‘家’来‘陪’我,你怎么说的好像我们男女朋友一样唉!”

  “怎么了?农农,你要是想,我们可以在一起交往。”

        王子异听后又笑了笑起身帮陈立农风衣理好挂到架子上,然后给陈立农脱下鞋,整理好。

  陈立农顺着他做完这一系列事之后又捂住了脸。

       “子异这样我们好像男女朋友的关系nei,你不要老这么照顾我,你会让我对你产生依赖性的,我们又不可能一辈子都生活在一起唉。”

  “没事,我希望你能在我跟你一起住的时候,能够很舒服,就算不是一辈子在一起。”

  王子异看着陈立农还是捂着脸羞红的状态,并没有在应答他的话。

        王子异也知道不能逼得太急,开始不着痕迹的转移话题。

  “好了,今天下午我们都可以闲下来,我们要不出去逛一逛吧。”

  “好啊,我们赶紧换一套衣服出去玩吧!子异,想什么呢?快点快点!”

  陈立农听见,高兴地跳了起来,迅速的收拾起了自己。

       “这几天在学校可把我憋坏了。”

  王子异笑着看完陈立农收拾了自己,虽然现在是最佳时机,但是还是不能过急,把他逼得太紧。

  “好了好了,子异,我们走吧!”

  王子异看着蹦蹦跳跳的陈立农。眼中的深情仿佛可以溢出来。

  可惜正在高兴的陈立农并没有注意到王子异现在宠溺的表情,还在非常激动终于可以出去玩了。

  结果两人刚出门就碰见了隔壁也要出门的邻居林彦俊。

  “诶,你们两个要一起出去吗?”

  “是啊,我们两个要一起出去逛逛,彦俊,你是不是还有工作,那我们先走了。”

          陈立农还没来得及回答,王子异已经抢先应答。

  “不,我今天没有工作唉,要不我们一起出去吧,农农,你说怎么样唉?”

         林彦俊也看得出来,王子异温柔但十分明显的赶人态度。
        
          我怎么可能给你们两个独处的时间,这样王子异不就先占上风吗?

  王子异闻言,注视着陈立农,心里也很是无奈,好不容易能出去独自过个二人世界了,结果林彦俊又过来插足一脚。

       农农他肯定会答应林彦俊。哎,今天好不容易空下时间来没想到半路跑出来个程咬金。

  “好啊,彦俊我们一起去吧。”

        陈立农想也没多想就答应了林彦俊。

  王子异看着自己不知不觉就与陈立农牵着的手。掌心的温度还在,只不过又多了一个人在旁边。

       王子异心中叹了一口气,很是烦恼,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追到他。

   林彦俊走在陈立农旁边,挑衅似的看了看王子异。

        怎么样?现在你们可过不上二人世界了。

  王子异看了看林彦俊,心中又叹了一口气。

  未完待续
  文笔不好,请多见谅。
  话说下章他们还能遇到一个人,你们想要是谁呢?欢迎多多评论啊(ฅ>ω<*ฅ)
  要是没人的时候我就瞎写了啊( •̀∀•́ )
    

【all农】同龄

*私设
*重度OOC
*文笔渣,不喜勿入
  
  《平凡》没有灵感,我开另一篇。

  “好ne,同学们还有什么心里想不通的问题吗?”

  “老师,我有一个问题!”

  “嗯,丞丞你说。”

  “老师,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但是我不敢去表白,怕他不同意怎么办。”

        范丞丞抬起头来正视着台上的老师。

  “这个你真是问对ne,就算你不敢,但你表白了可能会失败nei,但是有一定的概率会成功,但是你不表白肯定就没希望ne。”

  “那好,我可以现在就朝他表白吗?”

         范丞丞目光坚定的朝将台上的老师看去。

  “当然可以惹,不过?诶,她就在这个教室里吗?”

       台上的人东张西望,企图将范丞丞喜欢的人找到。
  
      “ 是!他在!陈立农老师,我喜欢你!”

        范丞丞的眼睛一直盯着陈立农的脸色看。
  
       当范丞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教室的人都爆发出了一阵哄叫,惊讶的声音此起彼伏。

       后排的一位长相精致的学生神色却晦涩不明,眼睛径直朝陈立农看去。

  “诶,范丞丞同学,你在开玩笑惹!”

        陈立农惊慌失措地对范丞丞说。

       话语中直接带出了同学两个字来告诉范丞丞,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和身份。

  “没有,陈立农,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我并没有在开玩笑,陈立农,我希望你能答应我的追求。我马上要毕业了,我们本来差的年龄不大。就算你现在不答应,毕业了之后我也会继续追求你的。”

         范丞丞的眼睛还是深情地一直在看陈立农。

  此时,一阵铃声响起,陈立农仿佛被救了一命一样,呼出一口气。

  “同…同学们!下课!”
 
        陈立农手忙的脚乱地把书本收拾起来,迅速地走出了教室。

  “范丞丞,你是真的喜欢老师吗?”

         一位学生看见老师已经走出了教室门,直接扭头对着范丞丞问。其他人也好奇地探头望过来。

  “是的,是想跟他在一起过余生的那种感情。”
        范丞丞坚定地表达出自己的感情。

  其他人都慢慢散去回了宿舍,教室里只剩下范丞丞和后排的那位学生。

  后排的那位学快速地走过来,看着范丞丞,疑惑地问

       “你认真的?你为什么先表白。”

  范丞丞嬉皮笑脸地对着他

     “怎么,Justin你自己不敢表白,还不让别人先表白了,我可不是你个懦夫。只想当他的弟弟!”

  “我…我可不只是想当弟弟,我迟早会让农农喜欢上我的!”

         Justin被噎了一下,但又对范丞丞立下誓言。

  “那我们看农农到底喜欢谁?”
       
  “好啊,看我们看到最后!”

  此时,陈立农快速地冲到了办公室里。用手拍了拍自己烧的通红的脸。

  陈立农,你完蛋惹,你为什么会心跳加速呢?脸也这么红nei?

  或许是范丞丞深情的眼神一直在注视着自己,又或者是平生第一次大庭广众之下被男生表白。
 
        总之,陈立农还是不相信这一切就在刚刚发生了。

  “农农,怎么啦?你脸怎么这么红?”

          一旁的郑锐彬教授对着农农担心。

  “没事,安心啦,锐彬,只是太热了。”

         农农急忙地拍了拍脸转头对郑锐彬笑了一下。
   
  “好吧,那农农,你在这里吹吹空调啊,我先去上课了,今天下午你没课了,明天学校也放假,你记得注意下身体,你脸这么红有点儿不正常。”

         郑锐彬摸了摸陈立农的额头,又拿起一旁的书,对他叮嘱完就走出了办公室去上课。

  “ 啊,陈立农,你脸红什么nei~”

         陈立农放下旁边的书,拿起来了自己的放在一旁的外套。

  “好了,Justin好像今天下午也没有课诶。去找他一起回小区吧!”

  未完待续
  文笔不好,请不要嫌弃。
  至于Justin,他不是农农的亲弟弟,只是邻居家的小弟而已,农农家里还有一个跟他合租的同事,你们想要是谁呢?
  要是没人,我就瞎写了。( •̀∀•́ )
  

《all农,平凡》3

*私设
*重度OOC
*文笔渣,不喜勿入

  “你们是谁呀?我是他的追求者。”

        范丞丞瞪了他们两眼,又转身朝陈立农扑过去。

  陈立农手忙脚乱的接住了朝自己扑过来的范丞丞。

     “你不是刚才我在酒吧里问路的人吗?你怎么会过来nei?”
  
  范丞丞增了蹭陈立农的怀抱,站起来,整理了下衣着,绅士地鞠躬,站直身子抱着花束。

      “你好,我是这座酒吧的老板范丞丞,你不用急忙先拒绝我的追求。或许我们可以先交个朋友。”

   一旁的小鬼高高举起手来表示自己的存在。范丞丞才一脸嫌弃的别过头,对陈立农介绍。

       “哦,这位是同为酒吧老板的王琳凯小鬼。”

  “好ne,我们可以先交个朋友,我是陈立农,你们可以叫我农农!”

         陈立农笑了笑,友好地回了个鞠躬。

  “农农!万一他们是坏人怎么办,你就这样随随便便得交朋友吗?”

          站一旁的尤长靖明确的表达了对外来追求者的厌恶。
 
  “陈立农,你这样很不好诶!”
    
         抱臂站在另一边的林彦俊也十分讨厌这两个来路不明的‘朋友’。

  虽然陈立农十分疑惑,他们为什么会这么讨厌新交的两个朋友。但还是劝着他们

      “他们肯定也没有恶意nei,刚才丞丞还好心告我路。好惹,长靖,彦俊。”

  “农农,我们只是怕你有危险而已。”

        尤长靖瞪了丞丞和小鬼他们一眼。

   林彦俊也只是淡淡的点了个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范丞丞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对自己敌意那么大,但还是高高兴兴的陪陈立农去沙发上坐着了。

  小鬼倒是饶有意思的,看了他们一眼:看来他们两个也不简单,喜欢那个台湾小奶兔吗?有意思。

  “Stop!Stop!先让我自己来个自我介绍。What's up!这里是A.K.A 快乐病毒lil ghost小鬼!也是酒吧老板!”

          小鬼拿着话筒朝包厢所有人介绍了一下自己。

  “哇!自我介绍很cool诶!”

          陈立农星星眼的看着小鬼。

        “你一定会rap吧,我也很想学rap,但一直没有人教我。”

  “你想学rap,好啊,联系方式一会儿留一下,我们什么时候约个时间一起出来,我教你rap!”

        小鬼与陈立农碰了下拳。

      “好兄弟nei”

  一旁的范丞丞坐不住了。

      “小鬼,我都没有要到他联系方式,你为什么要?”

       小鬼笑嘻嘻的回头

     “兄弟,这个人的确挺有意思的,我帮不了你,你自己努力吧。”

  “小鬼,你不会也看上他了吧?”

        范丞丞愁眉苦脸的对小鬼

       “看我心情!”

        小鬼笑了笑,恶趣味的对范丞丞说道。

  说完就对陈立农笑道

      “嘿,兄弟,过来喝酒,证明我们的友谊的产生吧!”

       陈立农与小鬼他们碰了下杯

      “好朋友!干杯”

  林彦俊和尤长靖一旁神色不明地看着他们。

      心里同时想着,雅雅才走,就有追求者过来了,果然还是农农的魅力太大了,不过我一定会追到他的!

  “农农,你不能喝太多酒。”

  “陈立农,我跟你讲啊,你敢喝多酒了,你等着。我们多年第一次见面,你给我少喝点。”

        林彦俊一旁不满的对陈立农劝酒。

  未完待续
  文笔不好,请不要嫌弃。
  话说我一天两更,能不能请给我评论一下。拜托( •̀∀•́ )
  
  
  

晚安

*私设
*重度OOC
*文笔渣,不喜勿入

深夜小甜饼

  "农农,你亲我一下."

       面前的他忽然指了指自己的右脸,

       "嗯?为什么让我亲你一下啦?"

   .    愣了愣,有些疑惑的问。
    
       “晚安吻啊!"

         正当困惑时。
      
        他忽然双手捧起我的脸来,快速地朝嘴亲了一下

       “傻瓜,既然你不亲,那我亲了。”
     
         鼻子嗅到他身上淡淡的古龙香水味,耳根微有些发红。

  楼上的正廷忽然看到这一幕,快速地跑过来。
 
       坤坤看见正廷的身影,不慌不忙地离开
   
      “农农,晚安!”
   
      .正廷不满地开口

       “坤坤,你怎么可以这样要晚安吻。还有农农!你正正哥也要晚安吻。”
 
       坤坤听见了,耸了耸肩,快步向楼上走去。
 
     “嗯,好吧”
  
       刚点完头,又是一个吻袭来,看着正廷仿佛装着星星的眼睛,忍不住眨了下眼。

       正廷就停下了这个吻,有些无奈。

    “农农,以后接吻要记得闭眼啊。”

      乖巧地点头,表示知道了。

       正廷宠溺地笑了笑,点了下我的鼻尖,连忙走上楼。

      “农农,晚安!”
    
      “晚安”

  “昊昊也要晚安吻,农农,昊昊也要。”

         坐沙发的Justin看见了,于是就开始撒娇。

         “巨农,我也要。”
 
          丞丞也开始索求晚安吻。

         “唉?你们仄么都这样了啦!”

           顿了顿,还是答应了。
       
          “你们俩个……好吧”

          “mua”
       
          “mua”

            一边一个大大的口水吻就朝脸上印。

         “你们高兴没有nei~”

           两个人异口同声
  
          “高兴了!”
 
            有些生气

          “你们仄么这样唉?”

           “哈哈哈,农农,晚安!”

             两人挥挥手朝楼上卧室走去。

             无奈地又挥了挥手。

             “晚安!”

  靠在门口的彦俊看见客厅终于没了人,才走来,一语不发地就吻过来。

        随着他的靠近,清新的柠檬味迅速占据了嗅觉。

         如之前正廷所言闭上眼,睁开眼时,却看见彦俊的眼睛在睁着。

       “阿俊,接吻时要闭眼nei~”

       “但我希望当我们接吻时,我的眼睛里只有你的脸。”

         轻轻地环抱了他下。

      “阿俊,你这个情话很烂。”

      “农农,回去睡吧!晚安!”

      “晚安。”

  写得不是很好,望不嫌弃

  还有“晚安”